新闻是有分量的

同是山水田园诗人,都隐居山林,为何李白对他

2019-05-04 15:01栏目:观点
TAG:

源于南北朝时期的谢灵运和晋代陶渊明的山水田园诗,到盛唐以王维、孟浩然为代表的诗人们,使他得以继承和发展。我是很喜欢山水田园诗的,它的诗境隽永、秀美,风格闲适、恬淡,语言清新、脱俗,每每读起来多会有种心旷神怡之感。

山水田园

今天,这篇文章我想和朋友们来聊一聊陶渊明、孟浩然以及李白三个人之间的故事。那么,在这之前我们一起来读一读陶渊明和孟浩然这两位山水田园派诗人。

陶渊明魏晋南北朝时期伟大的的诗人,我曾不止在一篇文章提到,陶渊明是中国诗歌史上为数不多的,能够称得上是“伟大”的诗人之一。孟浩然、王维等只能称得上是著名的诗人,盛唐时候的李白、杜甫是可以称得上是伟大的诗人。其实,到盛唐时期陶渊明的诗名并不为当时这些狂士们所接受。

陶渊明

比如,杜甫就曾经在《遣兴五首》(其三)一诗中,表达了自己对陶渊明的看法。而这一看法可能会使人大跌眼镜,杜甫诗曰:

陶潜避俗翁,未必能达到。观其著诗集,颇亦恨枯槁。

达生岂是足,默识盖不早。有子贤与愚,何其挂怀抱。

——杜甫《遣兴五首》(其三)

对于有着满腔报国之志的杜甫,他可是把“致君尧舜上,再使风俗淳” 看作是一生最崇高的理想、追求。陶渊明的“宁为五斗米折腰”当然是不被他所理解。杜甫说,陶渊明你想逃离世俗,这件事情未必是你想象的那么容易。这里,我认为可能是杜甫先生对陶渊明那句“结庐在人境,而无车马喧”的质疑,一个现实主义诗人想活得像陶渊明那样澄明,想必还是有点困难的。

后面,杜甫有评价了陶渊明对子女的行为。说来也是奇怪,陶渊明这样一个文采斐然的大诗人,后代想必也很不错吧,毕竟算得上是诗书之家,总会有所传承的。但是,不巧的是陶渊明的那五个儿子都很蠢,即便如此陶渊明还每天把他那五个儿子天天捧在手心,看得像是特别珍贵一般。以至于数百年后,杜甫还写诗说“有子贤与愚,何其挂怀抱”。读来也是很有趣味的。

陶渊明诗集

杜甫对陶渊明是这样的看法,李白对陶渊明的评价也不高。在之前的文章中,我说过李白是一个具有杰出诗才的人,但是他一直以为自己有卓越的政治才干。所以,年轻时候的李白也是极力在政治上有所追求的,那年是天宝元年,他在安徽的南陵接到玄宗皇帝的诏书,召他回京他兴奋的写什么“仰天大笑出门去,我辈岂是蓬蒿人”。结果没过两年,在天宝三载就被“赐金放还”了。

希望在政治上有所建树的李白,对于陶渊明的寄情山水、归隐山林也是不理解的。所以,李白在《九日登巴陵置酒望洞庭水军》一诗中,有写到这样的诗句:

龌龊东篱下,渊明不足群。

——李白《九日登巴陵置酒望洞庭水军》(节选)

李白这是什么意思啊?他的意思是说,陶渊明你这么个大男人,一天到晚就知道在东篱下采菊花,还说什么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。大男人不去求取功名,不去为国家为百姓做事儿,这样的男人我是不愿意和他做朋友的,此所谓“渊明不足群”。

李白

实际上,陶渊明的诗名到北宋才真正的达到了顶峰,特别是苏轼等人,把陶渊明的形象树立得特别地的高。东坡先生的弟弟苏辙为先生的《和陶渊明饮酒二十首》作序言时,在《子瞻和陶渊明诗集引》一文中就谈及东坡先生对陶渊明的评价。

是时,辙亦迁海康,书来告曰:“古之诗人有拟古之作矣,未有追和古人者也。追和古人,则始于东坡。吾于诗人,无所甚好,独好渊明之诗。渊明作诗不多,然其诗质而实绮,癯而实腴。自曹、刘、鲍、谢、李、杜诸人皆莫及也。……(后文略)”

——苏辙《子瞻和陶渊明诗集引》(节选)

东坡先生告诉他的弟弟子由说,对于诗人我最爱的还是陶渊明。陶渊明写的诗虽不多,但是他的诗风,看来质朴实际上却又很美丽,看上去清瘦实际上却很丰腴。这是曹植、刘昆、鲍照、谢灵运、李白、杜甫等这些人都比不上的。陶渊明的诗我也很喜欢,尤其是他诗中表现出来的那种“澄明之境”。

苏轼

同是和陶渊明一样,山水田园派诗人的孟浩然,没有求仕、选择了隐居在鹿门山。李白对孟浩然相比较对陶渊明的看法简直就是天差地别。在前一篇文章中,我写到杜甫是李白的头号大粉丝,而李白又是孟浩然的超级大迷弟。

李白对孟浩然是极其的迷恋,他有许多诗作都是写给孟浩然的。比如,有《黄鹤楼赠孟浩然之广陵》、《春日归山寄孟浩然》等等,都表达了李白对孟浩然的崇拜与依恋。特别直白的一首诗,还是李白的那首《赠孟浩然》,开头李白就直接写道“吾爱孟夫子,风流天下闻”。

这可是很让人吃惊的,李白多么高傲的一个人,他说我最喜欢孟浩然了,他的风雅、洒脱是天下闻名的。后面更是用尽极其崇拜之笔调写道:

吾爱孟夫子,风流天下闻。红颜弃轩冕,白首卧松云。

醉月频中圣,迷花不事君。高山安可仰,徒此揖清风。

——李白《赠孟浩然》

孟浩然

李白说,孟浩然他在年轻时放荡不羁爱自由,年纪大了就隐居山林、与世无争,喝醉了就与清风、明月相伴,迷恋山间花草不去侍奉君王。这样飘逸、洒脱的人是我要仰视的啊。

那么,这里问题就来了。为什么陶渊明和孟浩然是如此的相似,李白却对这二人的评价这般不同?陶渊明是“不为五斗米折腰”,孟浩然是“北阙休上书,南山归敝庐”;陶渊明是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,孟浩然是“人随沙岸向江村,余亦乘舟归鹿门”……

李白却说孟浩然是“高山安可仰,徒此揖清芬”,而说陶渊明是“龌龊东篱下,渊明不足群”。朋友们,你们知道这是为什么吗?